logo

導航切換
走進資陽

“資陽人” 品牌文化研究

2018-09-04 11:21:09


一、“資陽人”頭骨化石發現過程
 
       1951年,剛剛解放的四川人民,以滿腔熱情投入到成渝鐵路建設。在成渝鐵路建設沿線,不斷有古生物化石出現,特別是在資陽蓮花山段,就有65件之多。
 

       消息傳開,川西行署和博物館報告到西南軍政委員會。為了宣傳文物保護法令,加強對成渝鐵路建設沿線的文物保護,時任西南軍政委的鄧小平,立即找到重慶商學院教授張圣奘,要他出任團長,對成渝鐵路沿線文物進行一次普查。并親自送他一幅滑桿。
 

       張圣奘教授一行十多人來到資陽,其獨特的地表結構和豐富的出土化石引起他的高度重視。張教授決定對資陽進行重點考察。通過近一個月艱苦細致的工作,1951年3月,終于在成渝鐵路資陽九曲河一號橋墩十幾米深處發掘出一具古人類頭骨化石。
 

       抑制不住激動,張圣奘教授馬上電告鄧小平,小平當即回電嘉獎,并上報政務院(國務院)。
 

       當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得知老朋友張圣奘有重大發現時,非常激動。要求西南軍政委員會派專人將古人類頭骨化石送北京。
 

       其間,川西博物館館長謝無量,四川大學徐中舒、馮漢驥教授電賀張圣奘。
 

       古人類頭骨化石送北京后,郭沫若院長將鑒定和研究工作交給了世界級專家,古脊椎動物研究所長裴文中教授主持。
 

       同年9月,裴文中教授親自來川,對頭骨化石發掘原址進行全面考察,并在兩旁挖掘兩坑,進行補充發掘,歷時33天,發現了東方劍齒象,犀牛,豬獾,箭豬,水鹿,馬,魚,龜及烏木等,還有一件世界獨一無二的骨椎,對研究頭骨化石提供了極為豐富的旁證資料。
 

       參加考察隊的有張圣奘,任朝鳳,晏學,蔡佑芬,李伯皋,徐鵬彰,何九恩等8位同志。
 
二 、“資陽人”頭骨化石的歷史地位
 

       “資陽人”的發現,在普通人眼里只是一具頭骨,遠不及古墓中的金銀財寶引人注目。而她在中國乃至世界的考古界、人類史學界是何等的重要。時任西南軍政委的鄧小平、中科院院長郭沫若極為重視,明示頭骨化石送北京。經“北京人”的發現者,著名專家裴文中、吳汝康等教授經過長達6年的研究,認定頭骨化石為35000多年的女性化石,年齡在50歲左右,命名為“資陽人”。并于1957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了專著《資陽人》,為“資陽人”定了性,引起了全世界轟動。
 

       “蠶從及魚鳧,開國何茫茫”。北方“北京猿人”的發現把中華民族的歷史從黃帝炎帝的年代向前推進了幾十萬年;南方“資陽人”的發現,沖破了巴蜀神話傳說的歷史定界。
 

       令華夏兒女悲喜交加的是,1929年發掘,巨今70-20萬年“北京人”、 巨今1.8萬年的“山頂洞人”化石,直今亦不知是在外國古董店老板的底柜里,還是在列強們的博物館里,而剛剛解放就發現的距今35000年的“資陽人”頭骨化石,可以放心地安放在中國歷史博物館里,永遠也不用擔心被人奪了去。
 

       “資陽人”頭骨化石的出土,是由新中國的專家獨立完成的,是我國發現的唯一早期真人類型,是舊石器晚期的真人類化石,是南方人類的代表,是古人類發掘中唯一的女性。
 
三 、打造“資陽人”品牌文化勢在必行
 

       享譽中外的“資陽人”頭骨化石出土半個多世紀了,在歷史教科書和大小百科全書上,僅有文字記載,沒有象“北京人”、“山頂洞人”那樣的概念性形象,這無疑是一大缺陷和遺憾。
 

       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前段時間,考古界在四川茂縣云盤山發現了一俱距今5000年的完整人骨,被有的媒體認定為四川境內目前發現最早的人類,并非要認作成都人的祖先,炒得沸沸揚揚.莫視被世界考古界公認,距今35000年的“資陽人”,舍本逐末亂認祖先,實在讓人難以理喻.
 

       多年來,資陽幾屆政府都把修建“資陽人”博物館提上了議事日程,并已通過國家立項,但都因“資陽人博物館修來裝什么”的疑問和其他多種原因而擱淺。
 

       資陽缺自然景觀,少人文景點,可圈可點的安岳石刻、半月山大佛、丹山白塔等又相對分散,難以形成黃金旅游線而吸引游客;古三賢、今四杰僅作為圈內人士的口碑,難以給老百姓產生視覺沖擊和精神動力。
 

       翻開人類發展史,從猿到人的進化過程長達數百萬年,在浩渺的時空和廣袤的大地上,留給后人有據可考的信息實在太少,所幸的是我們腳下的土地就珍藏著比黃金更為珍貴的人類始祖信息。
 

       半個世紀過去了,關心、研究過“資陽人”的新中國首任領導者、專家學者都相繼離我們而去,但“資陽人”在人類史學上的價值并沒有因此而改變,更沒有因此而削弱。相反,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人類的尋根意識,研究意識不斷增強,特別是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民族歷史、民族精神作為民族之林的一面鮮艷的旗幟;特色文化、特色品牌作為特色城市的一張王牌,任何領導者、任何有識之士沒有理由對他自己身邊的文化寶藏熟視無睹。
 

       認識四川、熱愛四川、建設四川,打造品牌四川,讓資陽走出四川,走向全國,這是我們所有資陽人的共同心愿。
 

       關心,研究“資陽人”的有志之士從來都沒停止過。
 

       1951年9月,裴文中教授親自在資陽萬壽宮縣文化館舉辦“資陽人”學術報告會,800個坐位座無虛席;
 

       1953年,中國科學院舉辦“資陽人”學術研討會,郭沫若邀請張圣奘教授參會,并作了精彩發言;
 

       1981年1月,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研究室呂尊鍔教授在資陽舉辦“資陽人”學術報告會,150多人參會;
 

       2001年12月,省文史館,省政協文史委,省社科聯,省文物局等單位共同發起召開了紀念“資陽人”化石發現50周年座談會,何郝炬,徐尚志,隗瀛濤等40多位老領導,專家們參加了會議。
 

       多年來,許多專家前來“資陽人”發掘地和鯉魚橋做考古發掘,其中1981年重慶自然博物館李宣民同志,在成渝公路九曲河橋邊的發掘頗有收獲,一只犀牛角與“資陽人”A發掘品成對,一件有孔石珠填補了世界考古史上的空白,大量的打制石器彌補了裴文中教授在“資陽人”A發掘點的遺憾,極大地豐富“資陽人”的物證。
 

       多年來,有大量的“資陽人”研究文章見諸報刊和成書。其中包括1957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的裴文中、吳汝康教授專著《資陽人》,張圣奘教授的《我發現“資陽人”始末》,張圣奘教授弟子王洪林、黃振富的“資陽人”研究文章,已故作家徐伯榮的《張圣奘教授與“資陽人”》《鄧小平與“資陽人”》等。
 

       近年來,愛好雕塑的孟基林,廖飛平試圖以藝術形式再現“資陽人”豐富的歷史,充分展現遠古人類“資陽人”深厚的藝術魅力。他們創作了“資陽人”半身復原像,以填補教科書上無“資陽人”具像的空白;創作了“資陽人”母子雕像,表現了“資陽人”戰洪荒,斗猛獸的情景。
 
 
 
 
 
 

江苏时时彩网 舟山飞鱼走势图 网络上的彩票平台是靠什么挣钱的 宁夏11选5前三直走势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足球4场进球数 浙江体彩20选5号码 阿里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重庆时时彩五星组选图—点击进入 mg游戏平台app下载 聚享游手机版下载 免费试玩ag真人视讯 绝地求生微博更新消息 新疆35选7什么时间开奖时间 国庆体育彩票停售吗 pt电子热力宝石|Welcome PP电子游戏网站—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