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導航切換
走進資陽
“資陽人” 品牌文化研究

一、“資陽人”頭骨化石發現過程
 
       1951年,剛剛解放的四川人民,以滿腔熱情投入到成渝鐵路建設。在成渝鐵路建設沿線,不斷有古生物化石出現,特別是在資陽蓮花山段,就有65件之多。
 

       消息傳開,川西行署和博物館報告到西南軍政委員會。為了宣傳文物保護法令,加強對成渝鐵路建設沿線的文物保護,時任西南軍政委的鄧小平,立即找到重慶商學院教授張圣奘,要他出任團長,對成渝鐵路沿線文物進行一次普查。并親自送他一幅滑桿。
 

       張圣奘教授一行十多人來到資陽,其獨特的地表結構和豐富的出土化石引起他的高度重視。張教授決定對資陽進行重點考察。通過近一個月艱苦細致的工作,1951年3月,終于在成渝鐵路資陽九曲河一號橋墩十幾米深處發掘出一具古人類頭骨化石。
 

       抑制不住激動,張圣奘教授馬上電告鄧小平,小平當即回電嘉獎,并上報政務院(國務院)。
 

       當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得知老朋友張圣奘有重大發現時,非常激動。要求西南軍政委員會派專人將古人類頭骨化石送北京。
 

       其間,川西博物館館長謝無量,四川大學徐中舒、馮漢驥教授電賀張圣奘。
 

       古人類頭骨化石送北京后,郭沫若院長將鑒定和研究工作交給了世界級專家,古脊椎動物研究所長裴文中教授主持。
 

       同年9月,裴文中教授親自來川,對頭骨化石發掘原址進行全面考察,并在兩旁挖掘兩坑,進行補充發掘,歷時33天,發現了東方劍齒象,犀牛,豬獾,箭豬,水鹿,馬,魚,龜及烏木等,還有一件世界獨一無二的骨椎,對研究頭骨化石提供了極為豐富的旁證資料。
 

       參加考察隊的有張圣奘,任朝鳳,晏學,蔡佑芬,李伯皋,徐鵬彰,何九恩等8位同志。
 
二 、“資陽人”頭骨化石的歷史地位
 

       “資陽人”的發現,在普通人眼里只是一具頭骨,遠不及古墓中的金銀財寶引人注目。而她在中國乃至世界的考古界、人類史學界是何等的重要。時任西南軍政委的鄧小平、中科院院長郭沫若極為重視,明示頭骨化石送北京。經“北京人”的發現者,著名專家裴文中、吳汝康等教授經過長達6年的研究,認定頭骨化石為35000多年的女性化石,年齡在50歲左右,命名為“資陽人”。并于1957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了專著《資陽人》,為“資陽人”定了性,引起了全世界轟動。
 

       “蠶從及魚鳧,開國何茫茫”。北方“北京猿人”的發現把中華民族的歷史從黃帝炎帝的年代向前推進了幾十萬年;南方“資陽人”的發現,沖破了巴蜀神話傳說的歷史定界。
 

       令華夏兒女悲喜交加的是,1929年發掘,巨今70-20萬年“北京人”、 巨今1.8萬年的“山頂洞人”化石,直今亦不知是在外國古董店老板的底柜里,還是在列強們的博物館里,而剛剛解放就發現的距今35000年的“資陽人”頭骨化石,可以放心地安放在中國歷史博物館里,永遠也不用擔心被人奪了去。
 

       “資陽人”頭骨化石的出土,是由新中國的專家獨立完成的,是我國發現的唯一早期真人類型,是舊石器晚期的真人類化石,是南方人類的代表,是古人類發掘中唯一的女性。
 
三 、打造“資陽人”品牌文化勢在必行
 

       享譽中外的“資陽人”頭骨化石出土半個多世紀了,在歷史教科書和大小百科全書上,僅有文字記載,沒有象“北京人”、“山頂洞人”那樣的概念性形象,這無疑是一大缺陷和遺憾。
 

       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前段時間,考古界在四川茂縣云盤山發現了一俱距今5000年的完整人骨,被有的媒體認定為四川境內目前發現最早的人類,并非要認作成都人的祖先,炒得沸沸揚揚.莫視被世界考古界公認,距今35000年的“資陽人”,舍本逐末亂認祖先,實在讓人難以理喻.
 

       多年來,資陽幾屆政府都把修建“資陽人”博物館提上了議事日程,并已通過國家立項,但都因“資陽人博物館修來裝什么”的疑問和其他多種原因而擱淺。
 

       資陽缺自然景觀,少人文景點,可圈可點的安岳石刻、半月山大佛、丹山白塔等又相對分散,難以形成黃金旅游線而吸引游客;古三賢、今四杰僅作為圈內人士的口碑,難以給老百姓產生視覺沖擊和精神動力。
 

       翻開人類發展史,從猿到人的進化過程長達數百萬年,在浩渺的時空和廣袤的大地上,留給后人有據可考的信息實在太少,所幸的是我們腳下的土地就珍藏著比黃金更為珍貴的人類始祖信息。
 

       半個世紀過去了,關心、研究過“資陽人”的新中國首任領導者、專家學者都相繼離我們而去,但“資陽人”在人類史學上的價值并沒有因此而改變,更沒有因此而削弱。相反,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人類的尋根意識,研究意識不斷增強,特別是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民族歷史、民族精神作為民族之林的一面鮮艷的旗幟;特色文化、特色品牌作為特色城市的一張王牌,任何領導者、任何有識之士沒有理由對他自己身邊的文化寶藏熟視無睹。
 

       認識四川、熱愛四川、建設四川,打造品牌四川,讓資陽走出四川,走向全國,這是我們所有資陽人的共同心愿。
 

       關心,研究“資陽人”的有志之士從來都沒停止過。
 

       1951年9月,裴文中教授親自在資陽萬壽宮縣文化館舉辦“資陽人”學術報告會,800個坐位座無虛席;
 

       1953年,中國科學院舉辦“資陽人”學術研討會,郭沫若邀請張圣奘教授參會,并作了精彩發言;
 

       1981年1月,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研究室呂尊鍔教授在資陽舉辦“資陽人”學術報告會,150多人參會;
 

       2001年12月,省文史館,省政協文史委,省社科聯,省文物局等單位共同發起召開了紀念“資陽人”化石發現50周年座談會,何郝炬,徐尚志,隗瀛濤等40多位老領導,專家們參加了會議。
 

       多年來,許多專家前來“資陽人”發掘地和鯉魚橋做考古發掘,其中1981年重慶自然博物館李宣民同志,在成渝公路九曲河橋邊的發掘頗有收獲,一只犀牛角與“資陽人”A發掘品成對,一件有孔石珠填補了世界考古史上的空白,大量的打制石器彌補了裴文中教授在“資陽人”A發掘點的遺憾,極大地豐富“資陽人”的物證。
 

       多年來,有大量的“資陽人”研究文章見諸報刊和成書。其中包括1957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的裴文中、吳汝康教授專著《資陽人》,張圣奘教授的《我發現“資陽人”始末》,張圣奘教授弟子王洪林、黃振富的“資陽人”研究文章,已故作家徐伯榮的《張圣奘教授與“資陽人”》《鄧小平與“資陽人”》等。
 

       近年來,愛好雕塑的孟基林,廖飛平試圖以藝術形式再現“資陽人”豐富的歷史,充分展現遠古人類“資陽人”深厚的藝術魅力。他們創作了“資陽人”半身復原像,以填補教科書上無“資陽人”具像的空白;創作了“資陽人”母子雕像,表現了“資陽人”戰洪荒,斗猛獸的情景。
 
 
 
 
 
 

安岳石刻
       安岳全縣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多達10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9處。全縣69個鄉鎮無一沒有石窟。數量眾多的造像中,除少數有敦樸、粗獷的魏晉之風外,大多呈體態豐滿、雍容華貴的唐代風,以及精細華美、瓔珞蓋身的宋代風,蔚為壯觀,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安岳,地處四川中部,從南北朝時期開始鑿石造像,此后興于唐朝、五代、兩宋。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佛教考古研究所所長雷玉華看來,佛教傳入中國以后,佛教藝術的歷史長卷便在巴山蜀水的懸崖峭壁上徐徐展開。晚唐以降,安史之亂令北方大規模的開窟造像活動漸漸衰落。隨著唐玄宗入川避難,大批工匠和藝術家隨之而來,大唐帝國的佛教藝術在巴蜀得以續存。到了北宋滅亡,中原地區高水平的藝術家再度南下,巴蜀石窟與摩崖造像的開鑿于是綿延不止,日益繁盛,書寫了輝煌的篇章。
       在這些石刻造像中,代表雕刻藝術最高水平的,當屬毗盧洞水月觀音。如今,這尊儀態萬方的觀音像,已成為安岳石刻的“形象代言人”。
       高達3米的水月觀音像,懸坐于峭巖石窟的蓮臺之上,是全國少有的宋代石刻藝術精品。觀音背倚浮雕的紫竹,頭戴富麗華貴的貼金寶冠,側首低目、衣裙飄逸。引人注目的是,觀音不再以端莊嚴肅之態出現,坐在山巖蒲草之上的她一腳懸于蓮臺,一腳彎曲撐于臺上,倍顯風流瀟灑。其雕工之精、布局之巧、裝飾之麗,尤其是造型展示的綽約風姿,讓英籍華裔女作家韓素音上世紀80年代在安岳看到它時,也不由感嘆它就是“東方維納斯”。
       就在水月觀音幾步之外,毗盧洞的《柳本尊十煉修行圖》也雕刻得極為生動,氣勢恢宏。柳本尊,佛教密宗第五代祖師。毗盧洞中,工匠們栩栩如生雕刻了煉指、立雪、割耳、舍臂等10種修行場景。細看之下,手持寶劍的武將、身穿長衫的仆從,表情造型無一相同。這種氣韻生動的雕刻在安岳比比皆是。
       安岳東禪村與八廟村交界的臥佛院,釋迦涅槃造像及說法圖,依崖取勢,雄偉大氣,是全國唯一一尊左側臥佛。開鑿于唐代雕刻水平最成熟的開元時期的臥佛,全長近23米,是四川最大的唐代臥佛。臥佛上部刻有十大弟子和佛說法圖,下方有宋代雕刻的善財童子故事和十二圓覺菩薩,場面宏大、內容豐富。
       頂新鄉虎頭山巔,茗山寺絕壁之上佛像森列。這里的造像以氣勢宏偉著稱,雕刻于宋代的造像有8尊高達六七米,其中文殊菩薩左手托經書外伸1.5米,書和手的重量上千斤。雷玉華說,這個重量全靠高2.2米的垂地袈裟支撐,古代的工匠將力學與美學完美結合,才有了造像的歷經千年不毀。
石羊鎮箱蓋山上華嚴洞里,華嚴三圣和兩側十菩薩雕刻得美輪美奐,尤其造像頭上的鏤空飾花寶冠,身飾瓔珞,更顯身份尊貴。雷玉華說,大足寶頂公認的石刻皇冠就是圓覺洞,然而圓覺洞內布局、雕像造型,和安岳華嚴洞如出一轍,但氣勢不及后者,且年代更晚。由此可見,安岳華嚴洞或許是大足圓覺洞鑿刻的藍本,堪稱宋代石刻的豐碑。
 

陳毅故里
       陳毅故里景區位于樂至縣勞動鎮,距縣城15公里,是全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國家國防教育基地。其中,陳毅故居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陳毅紀念館為國家三級博物館。景區建成以陳毅故居為核心,占地40余公頃的生態紀念園。
       陳毅故里景區人文景觀極具文化和歷史價值,有陳毅故居、陳毅生平事跡陳列館、陳毅紀念館、御風臺、德馨園、七塘映月等景點40余處。其中,陳毅故居始建于清代乾隆初年,為木質穿榫結構的三重堂四合院,建筑面積750平方米,共有大小房屋36間,院落總面積1026平方米,于1981年修復并對外開放,2006年6月,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國家文物局頒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陳毅生平事跡陳列館按蘇杭園林式建筑風格建設,于1987年建成并對外開放,2011年7月完成維修改展工程,建筑面積1926平方米,展廳面積接近1300平方米。整個陳列展廳由序廳和“聰穎好學、立志救國”、“艱苦轉戰、浴血堅持”、“ 挺進敵后、華中抗戰”、“鏖戰華東、傳檄中原”、“ 主政上海、領銜外交”、“ 詩書棋藝、豪放重情”、“ 永遠的懷念”七個部分組成,陳列有陳毅元帥生平事跡照片294幅和珍貴文物實物60件,采用場景復原、幻影成像、多媒體等現代展陳手段生動形象地再現了陳毅元帥光輝、偉大的一生。陳毅紀念館位于樂至縣城中心的靈鷲山,建成于2001年,占地40余畝,整個園景規模宏大,構思奇巧,蔚為壯觀,2008年2月被四川省紀委、四川省監察廳頒布為全省廉政文化教育基地,2009年5月被國家文物局頒布為國家三級博物館。
川劇“資陽河”流派的傳承與發展
一、歷史脈絡
       關于川劇形成的具體時間,學界一直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湖廣填四川”在前,川劇形成在后。也就是說,早在清初康熙年間,移民門就將原居住地的文化帶入川地了。湖北人帶來了漢劇,這為川劇胡琴戲奠定了基礎;江西人帶來了弋陽船歌,這是川劇高腔的基調;古老的浙江昆曲入川后直接形成了川劇昆腔;陜西梆子入川后演化成了川劇彈戲。只有川劇燈戲是四川本土的車燈曲調進化而成。但這種“本土”的車燈曲調,也是一種移民文化現象。

       由此可見,川劇之所以能在中國戲曲中占有特殊地位,除了觀眾人數眾多,覆蓋面寬廣,是因為它出身復雜,是海納百川的結果。它來自于五湖四海,匯聚在四川盆地后被相對統一的語境同化;被移民精神同化;被根基深厚的儒教和迅猛發展的道教及巫教感染。在那個經濟落后交通閉塞的時空,它承擔了過份沉重的文化教化和通神祈福的責任??梢哉f,在中國所有的傳統戲曲中,像川劇這樣龐雜而充滿宗教精神的是絕無僅有。川劇的打擊樂是道爺的神器;鼓師是溝通陰陽請神驅鬼的“掌壇師”;婚喪嫁娶用大鑼大鼓造氣氛;求雨減災演《捉旱魃》平息天怒;宣揚禮教《雷打張繼?!肥潜匮莸膭∧?hellip;…
       資陽位于川中腹地,有東大路和沱江連接成渝兩地,是重要的水陸碼頭。人口密度大,經濟文化相對發達。舊時川地交通不暢,木船是最好的交通工具。稍有規模的戲班行頭道具及人員,大多是乘船流動。故川劇是隨河而興。川西平原岷江流域被稱為“上河壩”,成都、綿陽是川劇重鎮。川東長江流域被稱為“下河壩”,重慶是大“戲窩子”。(近年來有人將南充遂寧一帶稱為“小川北河”,但該地區的川劇水平和氣候都不可與成渝資陽相提并論。)康熙年間,京城盛傳四川資陽城隍廟里的城隍菩薩顯靈,有求必應。帝得知后龍顏大悅,遂御題“顯忠大王”金匾一塊,賜予資陽城隍廟。一時間達官貴人紛至沓來,每年的清明節更成了為城隍爺祝壽的盛大節日。各地的戲班無不以唱過資陽城隍廟會為榮。而資陽的戲迷見多識廣,水平高得讓戲班緊張。隨著火神廟會,東岳廟會,蓮臺市廟會等五花八門的宗教文化活動的跟風舉辦,資陽成了展示藝人技藝的平臺,成了川劇的“好萊塢”。當時的盛況,令成都重慶也自嘆弗如。
       在資陽,只有高水平的戲班和藝人才有立足之地。這些留下來的戲班和藝人博采眾長,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上河壩彈戲水平最高,下河壩胡琴戲唱得最好。而資陽河(亦稱中河壩)則是以高腔戲見長。但川劇在語言、打擊樂、聲腔及表演程式上嚴重趨同,藝術個性空間不大。所謂藝術風格,僅僅是對表演、演奏的理解的細微差異和在劇種上的偏好。比如,同一段胡琴戲唱腔,下河壩大多是采用平穩深沉的“文唱”,上河壩則要拼命上翻顯示唱功,搞成“武唱”。而資陽河是“文武”相濟,高低有致。在打擊樂上,上河壩較下河壩更重華彩。下河壩較上河壩更重氣派。資陽河卻是既不排斥上河壩的“花鑼鼓”,又不放棄下河壩的樸素莊嚴。這種情況一直延續了200多年。直到上世紀80年代,陽友鶴、周慕蓮、陳書舫、竟 華、袁玉堃、藍光臨、周企何等大師都要資陽河鼓師磨久龍及其弟子司鼓。這說明資陽河在這方面確是代表了最高水平。據說,像磨久龍這樣的鼓師,不僅是驅鬼通神的“掌壇師”,能呼風喚雨,還能指揮鑼鼓打出風聲雨聲,喜怒哀樂,廟堂井市,戰場閨房。甚至還能打出苦甜香臭來!資陽河產生過不少表演藝術家。如清末名丑岳春,現代名生賈培芝、張德成、張崇林、彭海清(面娃娃)、揚先才,名凈陳君,名旦四季蔥、陳淑君,名武生蘇約文,張德全等。甚至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魏明倫、原省川劇學校校長張廷秀,副校長揚心中也是資陽河的傳人。
       然而,由于嚴重的趨同性和唱法上的自然主義束縛,川劇史上像陽友鶴這樣有影響的開宗立派者極為鮮見。所謂上、中、下三條戲河。與其說是三個流派,不如說是三個最良好的川劇生態環境。
1949年以后,政府管理劇團,“河”道之間的交流不再依賴廟會或跑江湖。成立川劇學校后,標準化的基本功訓練和統一的戲劇美學教育,更使“流派”無從談起。藝術家的藝術個性只能得自于先天身體條件和領悟能力。在中國戲曲中,川劇的小生、小旦、小丑最佳。但須生和花臉是全憑天生嗓子吃飯,沒有像京劇馬派、譚派、裘派那樣的科學唱法,一味地運用喉音,極易令聲帶充血,從而導致失聲。往往不到40歲,聲帶便要長息肉,做不做手術都要廢唱功。像羅一雷、蔡如雷、金正雷、吳曉雷、徐壽年和張德成、蔣俊甫、陳淡然、賈培之、黃世濤這樣的“鐵喉嚨”是鳳毛麟角。
上世紀60年代初,古裝傳統戲開始受到政治擠壓。新編現代戲成了主流,原始版的《紅燈記》、《蘆蕩火種》、《奇襲白虎團》、《雪嶺蒼松》,鼓吹階級斗爭的《龍泉洞》,宣傳社教的《買馬》等劇,打擊樂和唱腔、舞美弱化到不象川劇的地步。文革的到來更摧毀了一切傳統因素。劇團只演造反歌舞,后來竟成了武斗戰場和整治牛鬼蛇神的“牛棚”。

       進入70年代后,“樣板戲”開始一統天下。文工團跳不好《白毛女》、《紅色娘子軍》這樣的芭蕾舞,又沒有話劇“樣板”可學,只得并入川劇團,在移植“樣板戲”中充當配角。但恰恰是文工團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體系和西洋管弦樂,令川劇資陽河在表演音樂,舞美上達到歷史的最高峰。一出《奴隸頌》連演七十場,場場爆滿?!侗P石灣》、《海島女民兵》、《杜鵑山》也引來成渝同行觀摩學習。此時的資陽河,雖然已沒有了陳君、蘇約文這等明星,但汪濤的聲腔設計,張德全的導演、表演、胡純禮、彭登懷的音樂仍是堪稱上乘。川劇資陽河可說是雄風猶在。80年代,文工團分家出去,傳統戲回歸。川劇回到一桌二椅布景和僵化的程式表演,恢復了農耕文化代表的特點。由于政治落后,市場萎縮,財政斷奶后便只得解散劇團。
       但川劇資陽河并未消亡,流散的藝人們組成了“火把劇團”,唱廟會,唱堂會,唱圍鼓。據有關資料,全省共有“火把劇團”35個以上。盡管川劇觀眾呈老齡化趨勢。但凡四川人,年過50后便會有強烈的家鄉文化認同。不懂川劇也要愛川劇,不愛川劇者不敢言明,怕被人指責“不是四川人”。
二、文化價值

       經過20多年全力以赴的經濟建設,資陽人認識到最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還是正在被遺忘的川劇資陽河!眾所周知,直到今天,資陽的川劇觀眾欣賞水平最高,最熱情,最投入。而以磨久龍魏明倫等為代表的歷代川劇資陽河藝術家,又是川劇界無可爭議的翹楚。不管是傳統劇目中的《刁窗》、《訪友》、《打神》、《別洞觀景》,還是70年代中期中西合璧的《奴隸頌》、《磐石灣》,以及自貢魏明倫的川劇,無不代表了同時期川劇的最高水平。實際上,作為移民文化,川劇是隨著四川語言的定型而基本成型。它是四川語言的濃縮和放大,是川人精神的文化表現。在上河壩把《禹門關》、《花田錯》、《西廂記》、《畫梅花》等彈戲劇目搞成精品,下河壩把《五臺會兄》、《鳳儀亭》、《空城記》、《隋朝亂》等胡琴戲搞成典范的時候,資陽河把高腔戲打造成了瑰寶。以至于清代文化名人趙熙專為資陽河寫出了不朽的《情探》,令戲劇界至今奉為經典中的經典。川劇資陽河的高腔確是滲透了資陽人的生活。鄉野村夫井市商販,每有閑暇,無不以哼唱“紅鸞襖”、“山坡羊”為樂;紅白喜事都要請戲班子來唱堂會。至于茶館夜間的“玩友”更是男女不限,老少咸宜。不怕荒腔走板,力爭字正腔圓。直到今天,在劇場有名角唱功做功亮彩,也少不得要獻花,花里夾著5元10元不等的獎金。唱胡琴戲的“大個板”這樣的高難度聲腔時,臺下掌聲一片,又還是擊節而拍。此等現象足見資陽文化底蘊之深厚,足見川劇資陽河的藝術魅力之絕美。
       2500年前,古希臘人埃斯庫羅斯寫出了第一部悲劇。當時是為了娛神和勵志。亞里士多德指出:“悲劇就是有一定長度的模仿。”古希臘悲劇所模仿的,是當時社會現實的理想投影。在《普羅米修斯》中,盜火以拯救人類的英雄受到了大神宙斯的懲罰。這懲罰是每天讓兀鷲啄食他的肝,并讓他被鐵鏈縛在懸崖上永受孤獨。普羅米修斯痛不欲生,其內心世界是通過歌隊訴諸觀眾。歌隊有時是同情英雄的善良的象征,有時是英雄本人思想情緒的傳播者,有時甚至還同英雄對話,充當哲學考官和道德良知法官。觀眾欣賞悲劇,既為英雄的業績和命運所感動,又在劇中人的表演和歌隊的啟發下受到思想道德教育。這是后來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珍視的體驗——感染的審美方式,更是布萊希特刻意追求的理性至上的“第三堵墻”的效果。
       川劇高腔也是這樣,幕后的幫腔與古希臘悲劇中的歌隊,有異曲同工之妙?;蚴闱?,或提問,或點明劇中人的心理活動和微妙處境。幫腔有時是一女生領唱眾女生或混聲附和,有時是女聲獨唱。領腔務求嗓音清亮,感情充沛。悲愴時催人淚下;詼諧時令人捧腹。資陽河的高腔戲《情探》在這方面做到了極致。大幕拉開,王魁登場,唱“更欄盡,夜色哀,明月如水照樓臺,漏出了——”幫腔接口唱道:“凄風一派”。把個負心漢的內心世界和處境刻劃得淋漓盡致。在高腔戲《譚記兒》中,貪戀酒色的楊衙內被化了裝的譚記兒偷換了尚方寶劍,幫腔直接奚落他:“看你怎收場?怎收場……”
       高腔曲牌繁多,悠揚婉轉,非常優美。配以鑼鼓和幫腔,堪稱戲曲一絕。其在理性與感性的高度結合上同古希臘悲劇的不謀而合,統合了斯氏體系和布氏體系所推崇的戲劇美學理念,值得深入研究,大力弘揚。自80年代初沙梅改革《紅梅贈君家》以來,為高腔配管弦樂以是大勢所趨。筱舫的《別洞觀景》除了配置管弦樂,還引進了四川清音的唱法。既令川人感到親切,音樂形象又異常豐滿。而在此以前的70年代中期,資陽河就以西方管弦樂伴奏的高腔戲《奴隸頌》等大獲成功了。80年代中期的《白蛇傳》,在布景、燈光、音樂等方面突破傳統,反響熱烈。在京劇中,青蛇為武旦。川劇中的青蛇卻是武生和武旦兩角。在水涌金山寺一場中,青蛇托舉白蛇造型悲壯凄美,很有芭蕾舞的意味。而韋馱踢腿用足尖在自己前額畫“慧眼”的絕技,令人嘆為觀止??上н@些有益的嘗試并未堅持下去,復古之聲終究成了主流。是否像沙梅那樣給鑼鼓定音,用弦樂模仿鑼鼓音值得商榷。但提升高腔的音樂形象,使之適應現代審美趣味,是資陽河文化價值的升值空間。
       川劇常青樹,80歲的著名小生朱俊臣說得好:川劇資陽河的藝術價值不僅僅在于它的高腔和打擊樂,開放的心胸和對人才的培養、引進以及大膽創新,才是它的興盛之道。
 

川中名剎報國寺
       樂至縣報國寺位于樂至縣龍門鄉,始建于隋開皇二年(公元582年),距縣城18公里,是川中著名古剎、國家AA級旅游景區、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寺內碑志、摩崖造像(樹抱佛)、大型臥佛、諸佛海會等景點蔚為壯觀。摩崖造像、石棺、玉佛稱為“三絕”。摩崖造像現存佛像500余尊10余龕,其中“西方極樂世界圖”刻藝精湛,千年古榕盤根錯節,窟壁大蜀廣政年的兩塊碑文,字跡清秀,頗具藝術和觀賞價值。寺內有從緬甸迎回的33尊造型生動、雕刻精細的玉佛,其中,高4.13米,重10余噸的接引佛,高度和重量為蜀中之最。
 

資陽歷史悠久,旅游資源較為豐富
       這里出土了距今35000年的“資陽人”頭骨化石,誕生了孔子之師萇弘、辭賦家王褒、經學家董鈞、數學家秦九韶和新中國開國元帥陳毅等眾多杰出人物。境內安岳10萬尊唐宋石刻以“古、多、精、美”著稱,樂至陳毅故居被列入全國100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名錄。
 

江苏时时彩网 精准一尾中特公式 马牌百家乐现金网 2021白姐透码 极速快3开奖 河内5分彩专家杀号 上海快3彩票里的和值怎么玩法 曾道人资料开奖结果 甘肃快3早上几点开始 中国贵州快三今天每期开奖 足彩14场胜负彩预测分析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一 澳洲幸运10是哪里的 114期白小姐透码 河内五分彩后三组六 dg视讯合作平台 上海快3加奖